Archive for 08月, 2006

最近最大的收获

今天和Livid聊天,他跟我讲了一个“故事”:他有一次在丽江的一个饭店吃饭,看到服务员端汤的时候大拇指浸在汤里,他提醒服务员,谁知道服务员说:“没事,不烫手的”。

  这个“笑话”确实让我哑然失笑,然而在听到这个故事之前,我刚刚有一个最近以来最大的收获。从当年在证券上的独来独往到后来要带兵打仗,从互联网的一个用户到现在做服务商,每个阶段都会有一些不同的体验和收获——而这次的收获,可以说是一个轮回。

  “没事,不烫手的”——这不只是Livid亲身经历的一个“笑话”,对我来说,这验证了一个颠破不灭真理。

浏览数:星期一, 08月 7th, 2006 未分类 1条评论

夜不能寐,“看到”未来

#isubb#凌晨7点钟从办公室出来回家,难得的在早上7点多看到买菜、早晨上班的人们,11点钟回到办公室,处理琐事...我不知道,这一天如此的不平常。

  BlogBus的服务器数据丢失的问题在陆续的解决中...有的用户数据已恢复,有的还在等待...公司HR今天的“日子”也很特殊,一脸痛苦...一位员工家里亲人去世,请假没有来上班...市场部的人象平时一样忙的四脚朝天、抓耳挠腮...一切都再平常不过,无甚稀奇。

  下午三点多,收到一封邮件,然后大部分时间都呆在会议室...不同的人,不同的话题,不同的观点...唯一相同的,是我相信的东西不会改变。

  晚上九点半,从会议室出来,和VP等人去吃茶餐厅,路上给北京打电话,竟简单说及BlogBus未来的价值所在...在避风塘和VP边吃边继续聊,各抒己见...脑子里灵光一闪,说了一件事,在座的不知可否——但那一刻,我已经相信结果,但又不知道是否。

  晚上十一点半,回到办公室,打电话,安排明天服务器的事。

  十二点,MSN上有人说:“Hi”...一直说了很多很多,从“看到”的未来和初恋的女朋友...我忽然明白了,其实什么样的人,会做出什么样的事...这个世界,“求同”是最重要的。

  这一天里分别说过的一些只言片语,按时间先后记录下来,对象各不相同,就当是箴言:

  “事情总是在发展变化的,变化总是好事——关键是什么样的心态和如何选择。”

  “我希望到时候大家再看看,现在没必要说一定怎么样。”

  “需要的是他们改变自身,真正的成长起来,而不是改变环境。”

  “原来你也想到了,其实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并且早已经想明白了。”

  “我看到他身上有一种‘范儿’,和眼中的光。”

  “这个你不懂,这是男人的感觉——我直觉觉得没问题,因为我觉得他有当年我的那个‘范儿’,有惺惺相吸的感觉。”

  “想到自己这些年,实在是对他们关心不够”(对父母)

  “对BlogBus的未来,我看得见,但不是每个人都看得见;我之前看得见的,都实现了,,,那么未来,没理由不实现。”

  “Bus在2006年9月,完全归零,数据库清空,重新来过,最终一样会胜出。”

  “这个说法偏激,,,我是说,之前所有都可以归零,9月将是一个新的开始。”

  “对,我们就要做伟大的公司!”

  “在成为“伟大公司”之前,我希望我能做到让BlogBus至少成为一个,,,‘酷公司’!”

  “酷的解释有很多含义,我说的是最接近伟大的那个。”

  “对价值有着属于自己的理解——我对酷的定义。”

  “我要去写篇博,本来想写经济的——老夫看“第一财经”就有气,MD上面全是胡说八道。”

  “开着窗一直没写,现在去写一篇,,,跟今天有关的。”

  “哈哈,,,我对经济的悟性,,,比对.com专业多了。”

  over...

  PS:
  我亲眼看到一家VC投的一个网站,用户开始只有几千个,而当时同样的网站别人已经有几万个用户,而不到一年时间,当时有几千个用户的网站现在有几十万的用户,而当时已经有几万用户的网站现在还是不到十万用户。

  今天两次说起来同一件事:当年跟那家VC开会,那家VC的人说:“你信不信,我明天去注册一个“BlogCar”,肯定能做的比BlogBus好。”当时听的时候心中大怒,但后来发现那个VC说的其实很有道理:不是你现在做了什么,而是你将来会怎么做。

  不相信吗?以前所谓三大BSP现在有哪家有新浪Blog的用户多?

  那么,未来呢?

  未来总是在变化的,关键是什么样的心态和如何选择。

浏览数:星期五, 08月 4th, 2006 未分类 2条评论

七夕翌日,婉约一博

#isubb#梁宁催促了两遍了,说我一个多月都未更新——其实没有一个多月,7月份有写两篇的,但确实是更新最少的一个月。一是因为确实忙,公司里里外外的这个月特别多事情;二是Bus的数据库一个文件坏了,7月1至19日的数据一直在恢复中,没有恢复过来,我觉得跟断了什么“连不上”了,所以就更懒了。

  那么既然偶像都催了两遍了,俺就更新一下吧。昨天是七夕,牛郎织女相会之日,Bus的美工提前做了节日的logo,按老横的要求美工费了不少事,但最后做出来的还是很让人满意的,“鹊桥、古代男女”的剪影,老横很是喜欢——虽然西方的情人节越来越泛滥,但老横更喜欢中国的那个美丽的传说。除了牛郎织女外,让我想起的,还有秦观的那首脍炙人口的《鹊桥仙》和他与苏小妹的爱情故事。

  《鹊桥仙》 宋.秦观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
  银汉迢迢暗度。
  金风玉露一相逢,
  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
  忍顾鹊桥归路。
  两情若是久长时,
  又岂在朝朝暮暮。

  这首词写的就是“牛郎织女”七夕的故事,字里行间不仅仅把牛郎织女的爱情故事刻画的淋漓尽致,还表达了对爱情的赞许和期望。秦观自少游,乃北宋“婉约派”词人的代表,秦少游年少之时曾流连秦淮河畔烟花之地(“销魂、当此际;香囊暗解、罗带轻分;谩赢得、青楼薄幸名存”),后来入京应试,与当时大才子苏东坡结识,苏东坡并且把妹妹苏小妹嫁给了秦少游——关于这段佳话,还留下了很多趣闻:

  据说当时出身诗书的苏小妹聪明内慧、眼界甚高,老大不小了也还没找到合适的夫婿,黄庭坚给她介绍王安石的儿子王雱(据说过目不忘),她也看不上人家。后来看到秦少游的诗词则颇为赞赏,苏东坡就从中牵针引线,成就了一桩美好姻缘。

  关于苏氏兄妹,也有一些轶事:据说苏小妹虽才学过人,但不算美女,苏东坡曾写诗嘲笑妹妹:“未出门前三五步,额头已至画堂前”,是说苏小妹额头高;“几次拭泪深难到,留却汪汪两道泉”,是说她眼窝深——其实这两点在现在看来也没什么不好:一是说明苏小妹真的很聪明(额头高的人据说都聪明),二是在苏小妹如果个子高的话现在可以去当模特的(模特的眼窝不都画的很深嘛~)。苏小妹当然也毫不相让,苏东坡是个长脸大胡子,她就讥讽苏东坡:“去年一滴相思泪,至今还未流到腮”、“几回口角无觅处,忽听毛里有声传”,当真是玲牙利齿才女的范儿!

  正是因为苏氏兄的相互嘲笑,秦少游在结婚之前曾担心苏小妹是个“恐龙”,有次打听到苏小妹要去寺庙烧香,他就扮做道士想要一窥芳容——结果后来被苏小妹识破,最后成亲的时候在洞房前好生刁难,给秦少游出了三道难题,全都答对了才让他进得闺房,具体故事大家有兴趣的不妨自己去找找看,老横就不多说了。

  无论是天上人间的传说,还是历史上的轶闻趣事,才子佳人男女相爱的故事都永远在不断的流传——虽然现代的“爱情”越来越象是“速食品”,可还是那些长久流传的故事更能让人回味...说起来苏小妹聪明伶俐、生性好强、容貌虽不是上等之姿色,但却让秦少游这样的才子甘拜裙下——那个某某某,倒也颇有苏小妹之风范。

  偶像督促我写博,老横匆匆应个景儿,七夕翌日,写这“婉约之博”倒也开心——其实这“横戈.home”,多些这样的文字,要比多些“BSP”之类的行话,更为好看是也!

浏览数:星期二, 08月 1st, 2006 未分类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