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03月, 2006

Blog搬家功能上线

http://www.blogbus.com/images/site-v3/bg_banjia.gif

千呼万唤,终于出来了。

歪酷开始一个blog一个blog的应用户要求搬家,到和讯博客“提供搬家服务”,这个功能可以说是大家“响应用户”陆续都开始提供了,但还没有哪家网站让用户可以自己在线搬家。BlogBus也很早就应一些用户的要求帮助他们搬家,但一是因为要求搬家的用户太多忙不过来,二是这样用户也不方便;所以,提供在线搬家程序让用户自己搬,是我们早就想做的。

但是提供Blog搬家服务,总还有一些其他方面的考虑:虽然也有不少其他网站的人来Bus“拉客”,有的用户好感于Bus的人性化而纹丝不动,但我们还是冷眼那些拉客的网站的——反过来,如果我们提供了搬家程序,其他网站也会不爽的。不过,最后我们还是决定把Blog的搬家程序提供给站外用户,因为就象BlogBus的“导入导出”功能一样,虽然用户因为有“导出”功能而有搬离Bus的可能,但把用户自己的信息交给用户自己管理我们认为这是对用户的最基本的尊重。所以,到目前为止,还是只有BlogBus提供“导入导出”的服务,让用户可以保存自己所有发布的信息。

其实长远的价值,是建立的尊重用户的基础之上的,我们没有必要去把用户的信息关闭在自己的网站上,就象银行的存取款一样,用户应该是自由存取的——只不过,很多人还没意识到自己在网络上发布的信息,也是他自己的个人财富。

搬,还是不搬,让用户自己去选择吧。Blog是用户自己的财富,并不是哪家博客网站的。来去自由,这也是做网站运营的最起码的服务了。

浏览数:星期二, 03月 7th, 2006 未分类 32条评论

“单向街”和“左右间”

自从看到报道《经济观察报》的旧部出来开了这间“单向街”书店,老横一直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拜访,没想到这次北京之行最后一天会前去——这也是一个“计划外”的收获。

圆明园,“单向街”书店

我的二位同学:赵阳和小艾

书店外墙

买书的读者

墙上这些人我大都不认识,因为如果我开书店,名字或许是“恒山别院

书店有一个很大的庭院,小石子铺满了整个院子,旷然中有一份宁静。“诗人”西川在做新书签售之前的座谈,老横听到了一些不以为然的话。
前面红沙发左边坐着的,是七十年代的“标签人物”:长发飘飘的许知远

爱学习的周轶君同学

“单向街”的隔壁,是“左右间”酒吧——用书砌的那个吧台很有名

周轶君象高磊一样善良,总是鼓励我说我拍的还不错

如此简洁淡雅的布置,和后海那些雍容华贵成了鲜明对比

从屋内向院内望去

这个厕所也非常有名,可是不凑巧它坏了,老横无法享用

晶莹照人的墙体里面,是木头搭建的WC

上一次来圆明园是2003年,富友在经历那场变故的时候,老横一个周末背包暴走北京,回去后告诉大家:“不要害怕变化,任何时候变化都是好事情,关键是我们如何看待。”结果,连自己都不知道,之后的变化有那么的大。

这一次,可能又是一次变化的“时间之窗”,那么无论是“左右间”还是“单向街”,我想都是我们不愿放弃理想之所在。所以,在周日的那个下午,老横内心一直微笑,因为那里安宁祥和、阳光普照。

浏览数:星期一, 03月 6th, 2006 未分类 11条评论

周末的“BSP晚餐”和《生活》

“BSP晚餐”

周六下午,文心吕欣欣处得知老横在北京,电话过来说叫上卢亮晚上一起吃晚饭,我在去的路上和David说:“文心很年轻但很能干,Bokee的融资和海外BD都是他负责的”,随后又说“呵呵,我最近在想:现在我们觉得某某年轻,想想我们二十出头的时候也已经在做很多事了,只是现在不知不觉已经三十了,所以觉得比自己年龄小的做的好的很难得,其实也是很正常的事。”是啊,现在团队中有比老横小10岁的,如何让老横觉得自己还年轻啊~~

晚饭是在一个叫“类似鱼”的地方,是文心的一个朋友开的,看上去一样年纪轻轻在瑞银工作,自己还开了这家餐厅。而落座之后让我意外的是前Blogdriver的三位核心成员都在——就是说,还有周鹏。这下热闹了,卢亮说如果Blogcn的胡之光也在,就是当年三家原始BSP团队的聚餐了。大家开怀畅谈“IT江湖”层出不穷的点子和真正成功的商业模式...这顿“BSP晚餐”是在老横“计划外”的,却也开心之至。

的生活

周轶君同学近些日子以来一直和京城一群有着理想主义的媒体人扎堆在一起,傍晚的时候发来短信:“《生活》杂志的人晚上九点在‘床’酒吧,还有一个你想见想见你的人。”《生活》?那些编辑中中应该不会有老横的Fans吧?(在建外Soho见到周轶君才知道,那个人原来是高磊,遂之欣然~)

《经济观察报》的一场辞职风波之后,京城出现了一家新书店和一份新杂志,书店叫“单向街”,杂志叫《生活》。书店开在圆明园,印象中看到相关报道老横心说“这书店赚钱难,但可以自己开着玩”;《生活》杂志则和《周末画报》有些裙带的关系,而比之《周末画报》,老横对《生活》稍稍有些敬而远之:因为相比之下《生活》有些阳春白雪般的“高大”——而老横一直认为自己是个俗人,每次看到阿Sam收到《周末画报》发送来的《生活》,我总是觉得杂志挺厚重的,翻起来颇有些吃力。

然而,在鼓楼大街张旺胡同的“床上”,我看到了一群《生活》背后有趣的“活的”人们。那些名字在思维的乐趣多有见到过,而却没有这么近的看他们插科打诨:从总编到最小年龄的记者,大家谈笑风生百无禁忌——席见我至少听到了一打以上的“段子”,还有高磊在大啖橄榄时讲阿拉伯的“厕纸”,并且还看到了周轶君同学曾经跟我说起的她的“本来面目”...大家盘腿而坐,覃里雯半杯“长岛冰茶”之后似乎不胜酒力提前退席,而老横则看到大家传阅的《滚石》中文版创刊号中竟也不能免俗的在拿“名人博客”说事(这跟《滚石》有关系吗?),现场那是“相当的”热闹。

我看着这群有着精神世界追求的媒体工作者——我不知道怎么准确定义,因为中国想做真正的报人和新闻工作者,是...(此处失语数十字),而“媒体工作者”算是笼统的定义吧~~我决定回去后问阿Sam要来几本《生活》看看——因为这是一群有趣的人,他们可能最终会做出有意思的杂志,那么从他们的起步开始看,一定更有意思。

PS:
1、周轶君说别人问她:“张旺胡同那个酒吧叫什么名字?”她说:“叫‘床’”。
2、周日下午去了本来想以后会去的“单向街”,“诗人”西川在签售新书,我听了一些“诗人”的“高论”,心中不知道说了多少句“非也、非也!”,忍不住在这里post一下——因为,有些话实在是太不靠谱。

浏览数:星期日, 03月 5th, 2006 未分类 3条评论

“最好的年代”?也许吧

时间:几小时之前
地点:三联书店二楼

David、吕欣欣、邢勃还有王晴兄弟一起聊天,老横听吕、邢二位玩“Feed”的兄弟谈他们事情的进展。同样,还听到一些“业内”的传闻:这家挖到什么人啦,那家拿了多少投资啦,诸如此类。

然而让老横越来越感觉到的是,在这个所谓“又一波”的互联网浪潮中,正酝酿着越来越大的泡沫。一边是VC如过江之鲫般涌向中国,一边是就那些虚虚实实的“创业项目”——看上去仿佛现在是一个“最好的年代”,好像很容易的拿到钱,然后...谁知道拿到钱这些家伙们都会干什么。

老横现在才真的知道,自己的Pre Money似乎估低了...不过我只想说:哪怕看起来找钱很容易(可能吗),但真正能把事情做起来的,不会有几个人——对此我毫不怀疑。

否则,商业游戏岂不是太简单了。

浏览数:星期六, 03月 4th, 2006 未分类 7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