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02月, 2006

“会议周”

从周一开始,,老横每天在开会...我觉得,自己都快成“老党员”了。

确切说,从上周六招聘开始,14:00-17:00是面试,20个人(这还是已经看过加入Blogbus的“十大理由”和“十大要求”过滤来的)中有2、3个不错的,之后杂志社、UMC的Zhuo接着来Talk,那天从办公室出来已经是19点了。接着到北京,周一到周三每天都有Meeting;周四回到上海上午先开一个安排工作的会,周五晚上从18:30到22:30,又开了一个整整4个小时关于新功能研发的会;周六(今天)下午又从14:00开始,讨论新的构架体系,开到16:00开始另外一个会议,中间还和过来复试的新员工说了几句话...全部结束的时候,已经18:00了。这一周老横算是过足了“会瘾”了!

老横所知道的最“能”开会的两家公司一家是自己呆过的富友,另一家是顺驰,这两家公司有着惊人的相似:在各自的行业(证券和地产)都被称为“异类”和“黑马”,都以惊人的速度抢占着市场份额,都被业内质疑却又不得不佩服其发展速度,富友当年开会叫“夜宵会”,顺驰叫“****”——可想而知都是在什么时间开会,而两家公司员工的状态又是如何。顺驰我只和负责河南省区的副总在我办公室谈过一次话,但富友我知道当年从总裁到下面的经纪人是如何满怀激情一路占先抢先的。这样的团队,是把开会当作工作中的乐趣的(要回复的人请瞪大眼看清楚:我说的是富友的团队,不是说每个人,人和人是不一样的,不用留言说那些抬杠的话)。

其实一般性的会议是沟通和解决问题的,是一个集中交流的时间,这周的两次和团队开的会老横觉得都很满意,大家把很多下一步要做的东西更加清晰的确定了下来,并且还有会议之外的收获——这一点,又让我和Emile找到了共同的认识,可谓收获颇多了!

让老横一个不爱说话的人一口气说几个小时,那么Talk的价值,自然就不用说了。

浏览数:星期六, 02月 25th, 2006 未分类 8条评论

北京三日

新年后,从海风拂面的珠海、深圳回到空气湿润的上海再到北京,明显能感觉到空气中的干燥。这个环境严重遭到破坏的城市对我这个常常光临的过客,确实没有太多的吸引力。然而由于城中的人或事,每每却还总是有一些不同的收获。

优秀的团队
老横从熟悉的证券业转到现在互联网,日常工作之外的收获,就是一路上见到这个圈子形形色色的人们。这个圈子一如大家所说,充斥着浮躁、媚俗、低劣...所以真正能赢得尊敬的人似乎并不多:有那么多靠露胸脯卖大腿的网站,那么多想短期暴利一把的“idea”,还有那些貌似清高其实一样是打着如意算盘 “聪明”的家伙——这个行业不乏很多“聪明”人和急功近利者,而缺少的,是大智慧和目光长远的心胸。
我一直觉得北京IT圈里的人爱“扎堆”,象北京的大老爷们一样,说的多做的少有点务虚,而上海相比之下大家很少“串门”都在家好好把活儿干好。而这次在北京,接触到踏踏实实做事的公司和团队,他们真正赢得了老横在心里的尊敬。
其实,在商业环境中务实和务虚都是需要的,只不过各自的格调不同罢了。我尊重那些内心强大并能实实在在做事有智慧的人,而对那些只会耍“花头”会算计的“聪明人”,自己没功夫跟他们浪费时间。

最后的《书城》
周一晚上,王一鹏和高波一起吃饭聊天,王一鹏说在三联书店碰面,我正好又有机会逛逛三联。忽然看到竟然还有2005年12月停刊前最后一期的《书城》,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复刊,遂买下以作纪念。
老横看书很杂,而《书城》则明显走的是阳春白雪的路子,《书城》的封面上写着“思想之美”,而我则是因为那份“宁静之美”而买的——虽然买回来我只会对其中三分之一的内容有兴趣,然而《书城》是那种你拿起任何一本过期的杂志在手,依然可以有你想读的内容;而不是现在那些满页都是图片,过期就告作废的时尚杂志。所以,我时常会买一本拿在手里,心里能感受到的是那一份宁静。
吴文尚的“卷首语”是《这是未竟的》,字里行间是唏嘘之情,也是敝帚自珍,还有的是对未来仍怀希冀...其实,我们还是需要一本《书城》这样的杂志——不管它象不象《纽约客》,而是在这个愈发浮躁的社会中,有时候心灵是需要静下来稍作停歇的。

凉皮、合烙面
王一鹏本来本来打算吃贵州菜或者川菜,可是他选到在三联书店碰面,让我终于有机会一尝三联旁边那家被“老陕”吕欣欣评价为北京“最地道”的陕西餐馆。进去之后我听到标准的陕西口音之后立刻确定这家饭店的“正宗”,一口气点了一份肉加馍、一份凉皮、一份臊子面、一份荞麦面合烙——以至于都没有点羊肉泡馍(羊肉泡馍我还在上海能找到,荞麦面可就难了)。结果,刚坐下接到一个记者的电话,在我接电话的空档,王一鹏干掉了肉加馍和凉皮,之后我们加了一份凉皮吃完之后又加了一份凉皮和一份凉合烙。
这是在北京最“奢侈”的一顿饭:我们点的太多最后竟然有没有吃完的——原因是凉皮很地道,合烙面则有失水准。

堵车
大家都说北京的交通状况比上海还差,我倒没有体会,这次终于有些体验的收获:
周二上午出门,本来约的10点见面,我同学说他开车20分钟的路,我提前40分钟出门,结果在东三环堵了一路,还晚到了三分钟。
周三上午,10:30的会议,据说是半个小时的路程,我提前了1个小时出门——又是东三环,足足走了1个多小时,迟到了六分钟。
老横打死都不会在北京和上海长住的,因为生命中会有很多的时间,将虚耗在呼吸着尾气排放的空气中。

遐想
车堵在三元桥的时候,老横开始遐想:
1、要是拥有一辆《逃离克隆岛》中那种很酷的气垫摩托艇,可以在空中穿梭飞行多好;
2、这不是不可能的事:延着城市交通轨道飞,中间悬空以电子路标控制左右“飞行通道”和“红绿灯”,完全可以象车辆一样管理空中交通而不会混乱;
3、这个没准是以后交通问题的一个解决之道,现在不是已经都开始往地下发展了吗?恩,其实空中也是一个方向;
4、既然这样,不知道现在有没有人投入研发并打算商业化(当然这要有各个国家政府的许可),这完全可以是一个新型的甚至可以作为下一代替代型交通工具,没人做的话这辈子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机会去实现一下...
其实,早在《第五元素》中我们已经看到过穿梭在城市上空中的飞行器,只不过我们很少人会真的去想像或者相信那样的场景某一天或许会变成现实,我们需要的不是技术,而是想像力和创造力。

注册过三家博客网站的潜在合作伙伴
一路堵车过去最后停在一个很“内敛”的建筑前面,下车老横就喜欢上这家公司的风格——外部低调,内蕴英华(我怎么觉得Bus也是这种风格呢)。而真正让老横意外的,是这家公司的年龄在四十岁左右的负责人居然告诉我:Blogcn、Blogbus、Blogchina他都注册过,作为用户体验他知道哪个是最好用的!并且居然知道“导入导出”这个功能的价值——这样务实的态度,倒让我真的出乎意料。

这些年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每次都匆匆而过,浮光掠影的人和事,能够唤起记忆的并没有很多,还好Blog可以记录自己的足迹...有Blog,真好。

浏览数:星期四, 02月 23rd, 2006 未分类 6条评论

大智若愚和大愚若智

今天在office和一位“聪明人”过招——之所以说是聪明人,是因为对方所思所想我要花上半分钟才能想明白他嘴上为什么那么说,心里是怎么想的;进而我还要看到结果是什么样的。当然,仅限于是我对事情最后结果的判断——不幸的是,以我为主体参与的事情,对结果的预见往往是没有太出乎我意料的。

这篇日志的题目本来是“遭遇‘天才儿童’”,可是引起太多的歧义——有谁见过三十多岁的“天才儿童”?

其实,天才也罢,蠢材也罢,有些人大智若愚,而有些人却是大愚若智。我喜欢和大智若愚的人打交道做朋友,对于大愚若智的,我只能祝他能够一路走好,能一直的“聪明”下去了。

忍不住记录一下,歌以咏志!

浏览数:星期四, 02月 16th, 2006 未分类 5条评论

什么时候过“七夕”,那才是昌盛了

我们的节日越来越多了,我们的节日也越来越少了。

节日本来跟历史、文化、习俗...是一脉相承的,中国千年以来的传统,使我们有很多或喜庆、或祥和、或温情的节日;而近代以来,西风渐盛,东风渐微:远到我们为了实现“处处是烟囱”而把老北京毁掉,近到“重阳节”被韩国抢注为文化遗产...吾国之经济貌似逐渐繁荣,吾国之文化却真正的在没落。

中国的传统文化还在被继承的地方在哪里?是当年是我们附属之国的“高丽”?是被我们称之为“文化沙漠”的香港(“重阳节”香港是要放假的)?或是飘零在外的台湾?总之不是在大陆,大陆的文化土壤是贫瘠的。

呜呼!等我们拿掠夺透支子孙后代的资源去换去所谓的经济发展达到瓶颈的时候,当我们不再过自己的节日的时候,我们还怎么能恬着脸说,我们“强盛”了?

在每年rose大泛滥的时候,有些人在真心表达着自己的情感,有些只不过是在应景儿罢了,不过无论如何,西洋的节日,估计还要一直过下去的吧。

不知道能不能看到有一天,我们在“七夕”的时候都会给他或她送上自己一份独特的“心意”?,那么,或许是我中华昌盛之时。

fayeMSN上的签名是“一切节日不过借题发挥,或持醉行凶”,持醉行凶...哈哈~这是我看到今天最有趣的一句话!

浏览数:星期二, 02月 14th, 2006 未分类 9条评论

正月十五,大雾中的高速公路

回郑州陪父母过元宵节(春节去珠海和深圳了),终于可以在我买的房子窗前看烟花了——据说我家那个位置是最佳观礼点,每年数百万的人民币璀璨的绽放上半个小时,在天空中闪烁过就那么没了。

今年碰上有雾,效果不是很好,可是几百万在空中烧,感觉还是...“相当”的壮观,楼下堵的水泄不通,全都是出来看烟花的人和车。我则要等车和人都散了,连夜开车赶回许昌,这次回来还要办个护照证明什么的。

—————————————————这个叫分割线———————————————

21:30出门,路上有点小堵,快到高速口越来越堵,我没当回事,在车上打了两个电话,给一个大哥和最佳损友打电话说1个小时后到,出来见面说说话,我一年多没见他们了。

堵,越来越堵,去高速公路的路上堵满了大大小小的车,看烟火的人一个多小时了还没散去——看样子还有不少郑州附近的人坐车过来看的,我心说这些人的劲儿可真大,,,车子慢慢往前移动。

最后慢到几分钟都看不到前面的车子动一下,我想尽办法从边道绕了过去,平时几分钟的路居然走了半个小时——但我们谁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堵。终于冲出重围开上往高速的路,车不多,可是过了不久我觉得不大对劲,好象是边道上到107国道了,得,还得拐到高速上去!

又给最佳损友打电话(这家伙是高速公路管理局的),他却告诉我因为起雾,可能高速要关闭,我让他打电话问问到底是不是因为高速关闭了才堵的那么厉害...电话回过来说高速还没封,我看看雾也不是很大,调头往新郑机场的高速路口走。

结果...路上雾越来越大,前面的车都把应急灯打开了,一团一团的雾开始逐渐把我包围...我寻思着大不了在新郑机场找个酒店住下,明天一早再上路,带着父母又是没走过的路,要比平时更谨慎些才是。

我从来没在大雾中开车,记得最惊心动魄的一次是在云南昆明去大理的盘山公路上,四面八方全是雾,根本看不清楚周围任何事物,可是那个老司机艺高人胆大,居然一直保持着80km的时速!我没那么大本事,把时速降到40km左右,打开应急灯,一路摸着往新郑机场方向开...

从来没走过的路,越走觉得越远,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想泊车住宿都没地方!二老又在自己车上...我打起十二分精神,小心翼翼的慢慢往前开着(其实如果实事求是的讲,我开的并不“慢”,因为其他的车比我更慢,一路上超了不少拉货的大车,我估计他们时速在10-20km),过了大概二十多分钟,终于在雾中看到“薛店.机场高速”的路牌,开到收费站结果被告知高速已经封了!

从收费站过来一个工作人员,我降下车窗他对我说:“可以给你放行,半天只有你这一辆车过来,开慢点,放到20-30码上,OK?”放在我面前只有这一条路了,我只好感谢一番,上了高速!

平时从郑州到许昌快的话也就40分钟,可是这次还没出郑州已经1个小时过去了...我想起上次最佳损友结婚,我在路上被困4个小时的经历——不同的是这次是我自己开车,还带着父母。心提到嗓子眼儿,全神贯注的(我觉得都快人车合一了)看着雾中隐现的尾灯...

前所未有的注意力高度集中,使我体会到了为什么说长途车司机容易疲劳驾驶:快到0:00点的时候我已经觉得有些支持不住,开大音响还让老妈跟我说说话,一路上开剩下这最后20多公里的路,开的最吃力...

终于,在00:25的时候,看到了高速出口,我心里长长的出了口气...往市内开,整个魏都也都笼罩在大雾之中,虽然一年多没有回来,新东区也有很大的变化(但是我什么都看不见),凭着感觉我居然一点都没走岔!

00:40,安全到家。

浏览数:星期一, 02月 13th, 2006 未分类 8条评论

新年要读书

老横“不读书”已经很多年,象传说中的4000张DVD一样,时常还会买些书回来但静下心看的,却是不多。这几年下来,从头到尾读过的书,寥寥十几本而已。

新年在网上买了不少书(在书店或者豆瓣看到,然后回来让Peak帮我在网上买的),准备重新开始读书——其实阅读的时间是很美妙的,我们可以让自己徜徉在想像的世界,收获的是恍然所悟和息息相通的喜怒哀乐。

老横是个俗人,喜欢吃的是北方菜、看的书是杂七杂八,以下是最近购书:


不要以为这“下一个大泡泡” 仅仅是指互联网,其实就我们对资源掠夺的疯狂而言,一个更大的泡泡随时可能迸裂。买这本书只是想看看跟老横想法一样的人,是怎么来解释2008之后随着“中国奇迹”的逐渐暗淡,全球经济将步入调整期的。


这本书被称之为“第一部全方位描写投资银行家及股市一级市场的小说”、“一本活色生香股市教科书”,我在深圳机场书店看到这本书的时候第一直觉觉得是本好书,回来一搜才知道:作者是在香港金融界有“B股之王”之称的著名投资人、博大资本金融集团的董事会主席胡野碧——他的亲身历经和所见所闻自然是这部书精彩内容的来源。


去年读了彼得.德鲁克的《创新与企业家精神》,很多地方与我心有戚戚焉。然而之后这位现代管理之父在年末逝世,国内为了纪念(趁机)出的一系列书,终于有我遍寻不到的《管理的实践》,而作为回忆录的《旁观者》则是他自己最喜欢的一本书。

Cy(刘淼)听我说起成本管理即给我推荐了这本书,成本管理在当下之时老横更是需要深入学习,谢谢刘淼!

宫本武藏是日本的“剑圣”,据说这是一本书曾经对金庸、古龙影响很大的书。(共七卷)


凡是韩寒的书,我内心都想支持一把的,因为他的叛逆和对“权威”的蔑视,但是“长安乱”写的实在让捧场的老横大失所望。但这本《一座城池》据说是他认为自己做好的一本书——我在来福士楼上的“季风书店”翻看到他写“上海名媛”那段就决定还是要捧这个场的!


消遣读物,《2005语录》这个名字老横不喜欢——但是里面《新周刊》大量的照片却是很值得买来存看。


我很赞同豆瓣上的豆友的说法:“要想迅速了解王****的思想,可以先不去读《黄金时代》、《白银时代》、《青铜时代》、《黑铁时代》,不妨先读《思维的乐趣》。”

注:点击以上所有图片,在我的豆瓣皆有链接。

这一年一定要开始读书了,哪怕是闲书,无论有趣还是功利的书都要读,并且是好书就要捧作者的场买来读,电子版的书,又如何体现作者的价值。计划中一个月读书1-2本书,希望能够如愿。

那种一卷在手,清茗一盏的自在,对于老横来说已经是久违了的。

浏览数:星期三, 02月 8th, 2006 未分类 8条评论

老照片:“图说2005”

前几天整理文件,发现存的一些去年拍的照片,自己一边翻看,一边回想起过去一年当中的一些片断,觉得蛮有意思的,索性做一个“图说2005”。

一些影像的碎片,on the way this year...

3月18日
浦东滨江大道,是上海我最喜欢的地方之一,隔江望去是浦西的外滩

浦东,金茂大厦,上海真正有雄性象征的建筑

4月2日
莫干山路50号,苏州河畔艺术家仓库,去看王建硕个他两个朋友“旅行的邀约”摄影展

“这不是一个摄影展”——这是建硕的一次行为艺术

建硕同学为了收回成本,居然把展出的作品现场拍卖,我好心做善事拍下了一副胡祖忻的作品,可是最后王建硕居然说找不到了——就是收了俺的钱,结果黑了俺拍下的照片!

就是这幅照片被“黑”了,我很喜欢照片中的那种意境

那天还去看了苏州河艺术仓库里一些“艺术家”的作品,有绘画、摄影和雕塑。
正在工作的画家:

其他艺术家的作品:

中国式遗传?

面庞

在摄影师“教唆”下的行为艺术

这幅画开始我没仔细去看其中的涵义

“又红又专”的雕塑

我非常喜欢的一幅作品:天高云淡,我心屹然

4月16日
4月里发生了一些事,虽然有“利用”之说,但很多人都当做是一场“嘉年华”。

“钓鱼岛是中国的领土!”

维持秩序的警察

这张照片里有位“兄弟

4月30日
中山公园,子夜在空无一人的办公室,老横试练“化身***”

5月
中山公园,上海的神奇在于闹市中好像存在宁静

其实,公园依然被包围在高楼当中

5月24日
庆祝“Tag”的生日,那天办公室里有红酒和蛋糕,看看纸杯就知道那时侯Bus一共有几条枪了

从加拿大回来的美女Bybye,她对BlogBus的“幕后黑手”很好奇到Bus来实习,帮我翻译的BlogBus第一版BP,可以载入Bus史册

Bus的另一个“高妹”faye,她的文字让她如此神气

我和Goodknight,吃相比较的“朴实”

5月28日
和“咖啡豆计划”的学生们在一起

6月2日
小米到BlogBus做采访,被我拍到一个有趣的表情

6月
我在上海的第二个“家”:“武夷花园”小区

大家不要惊异,这样的“万国旗”在上海随处可见

我们小区对面有家“精武旅馆”,我不知道老板是不是陈真的后人,几次在这个招牌前流连忘返

6月11日
中山公园,玫瑰坊

在玫瑰坊偷拍美女,后来好像被发觉了

7月30日
金山海滨,随后的一场暴雨使得沙滩演唱会没看成,但让我又一次看到了人性的不同表现

8月7日
台风过后,小区门前被刮倒的树木

8月26日
胖子吕欣欣首次到访BlogBus

9月1日
北京,中午,东方新天地,象征着这一代人的雕塑:“飘一代”

北京,傍晚,坐在“雕刻时光”咖啡店门口读书的外国MM

9月24日
上海,人民公园,上海当代艺术馆揭幕暨法国文化年开幕

在皮尔和吉尔的作品前

9月26日
武汉,去吃早点然后赶往机场

武汉,户部巷,小吃一条街

10月
南京,火车站,站台上和我一起去南京的易律师

南京,中山陵:博爱

民族、民生、民权

浏览数:星期一, 02月 6th, 2006 未分类 13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