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10月, 2004

小小风也关博,开门谢客

????? 小风的那个第二窟的博关了,中间的事情断续的知道一些,关就关了吧,反正在别处再挖一窟几个死党还可以围膝说话的。

????? 小风最后说:“如果象小满、feifei和游牧感觉的那样,这个房间曾经让你我的生活有所改变,那么希望它让我们的生活越变越好,而不是越变越不堪。”其实,小风的这个房间,又如何仅仅是改变了小满、feifei的生活,它改变和影响了很多人,包括我——让我认识了那么多难得的朋友,让我参与了那么多温暖、积极、有趣的事情,于我来说,那里不仅仅带来的有快乐,还有对美好人生的更加积极的希望。

????? 我只知道中间的因头,但不知道其中小风所谓不堪的细节,但无论如何,小风还是小风,心境依然:“坐看云起时,天空悄悄变了颜色。站起身拍拍屁股,要离开我的屋了,原想挂个锁,后来想想如果云游去,我也不会在弃置的门上挂锁吧,而况一博呢?”

????? 小风的敏锐通透,是大家共知的。这一年,或许都遇上些不堪的人或事,然而我相信,内心的阳光终究还是会打在脸上,最终我们还是属于我们自己的生活。

浏览数:星期一, 10月 4th, 2004 未分类 没有评论

一些片断

????? 画里画外
????? 十一老爸老妈来住,我有家常饭吃,吃完还可以陪他们看会儿DVD再去办公室。
????? 中午吃饺子,吃完看了新到的《十面埋伏》,除了有些场面不真实:比如妓院比皇宫还气派,江湖门派的服装可以去走T型台之外,倒不是很恶心。这充分说明期望值的作用——本来以为烂片一部,看的时候自然不苛求什么了,反倒觉得画面真的很美,忽然突发奇想:如果让马丁.西科塞斯来拍,故事和画面会一样的绚烂。
????? 晚上老妈在看最后几集的《大长今》——我仅仅几个月前看完第一季16集,再也没时间看后面的,老妈却趁着几次探亲的空,把剩下的三季也看完了,今晚是大结局,我边吃饭边陪着老妈看完了第52集:长今已从一个御膳房的宫女做到“最高上官”,又钻研医术最后要被中宗封为正六品的医官——在朝鲜的历史上女人是不能为官的,看到中宗被大臣进谏而不能施己之策,想到金庸那句:“皇帝是不能辞职的。”一语道破了个中无奈。想一想,最近的很多事,反璞归真其实是最美好的选择。

????? 婚姻手册
????? 终于有了这样一部全方位的婚姻指南,老中青三代不同的结果相信能给很多人带来感悟和思索。我会另写文字推荐《中国式离婚》——心细的已经看到左侧我存文章草稿的名字了。

????? 不吃肉的
????? 在Cafe看完《食荤者》,发现以前自己还有食荤的潜质,但现在竟觉得那样真的是好累,昨天在MSN上和周轶君说“怀疑自己透支了太多年轻时的激情,现在已有了中年人追求平静的心态”。其实又何尝不知不吃素的乐趣——就在回报的那一刹的满足。

????? 电话迥然
????? 每次sheng明打过来电话,两个人都是没一句废话,我只关心事情是否顺利、有无进展,三言两语说完了就挂——虽然我知道他中秋都在云南独自一人,但是我也知道他更看重的是什么,这点心意相通,不用多说。
????? 然而另一个电话却是又一种心情...从一种状态到另一种状态。


浏览数:星期一, 10月 4th, 2004 未分类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