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前的最后一天

在农历二零零五年最后一天的下午,我去打了场网球。

老横的网球史颇长,算起也有八年的球龄了,但球技却平平。平均98年一周二次、99年一个月二次,到04年则二个月能打一次,所以也指望不上能长进多少。到上海之后倒认识几个网球教练,但苦于没有时间,竟是一年未挥一拍。

小戴同学是一位喜欢摄影的网球教练(曾经跟我们一起常州看高磊的摄影展),2006年她答应我们搬到龙华的新仓库之后,来做BlogBus团队的网球教练。在农历新年的前一天,我约了她一起打球。

一个小时的球打下来,除了难得的出了一身汗以外,老横最大的收获是小戴教练纠正了一直以来我不规范的动作,并且在她安慰的鼓励下,老横决定年后开始,至少先恢复一月一次的网球时间!

其实,不仅仅是网球,春天来了,还有滑翔伞也要接着学——不能象记者说的只是“说说而已”!

————————————————第一次用分割线————————————————

晚上约了两个刚刚在网上认识但从未见过面的Blogger:西门柳上罗帅,见到他们之前我只觉得是两个比较“新锐”、在做一些“心血来潮”事情的年轻人,但在见面半个小时之后,我知道碰到的两个绝对是“后起之秀”。老横对80以后那些哈日哈韩的大部分不感冒,但是对真正有思想、有闯劲、比自己年轻的“后生”,绝对是不排斥而是另眼相看的。

西门柳上,83年,大四;罗帅,87年,高三。说实话这个“87年”对老横来说真的是觉得距离太远一下子无法接受,但是想想自己十年前...不也一样被那些“老派”的人无法接受?因为大家都很难接受做的事情跟年龄不符,所以老横一直提醒自己不要象当年那些“老家伙”一样排斥“新生势力”(用他们的话说是‘UP势力’),而年轻的“新鲜血液”永远是创新和想像力的源泉,他们永远代表最新的力量——如果忽视他们,就是忽视当年的自己。

在“滴水洞”吃完饭,一起去“藏龙坊”喝酒,听二个年轻人跟我讲他们的经历他们的梦想,有些话听起来天马行空不切实际,但在我脑海里闪过的一幅幅画面:以前的,眼前的,未来的...一切却是十分的有趣,用老妈的话说:“因为你自己是异类,所以也总能碰到异类”。呵呵,眼前这二个“异类”的年轻人,是老横喜欢的。

回来的路上,车外鞭炮声声、烟花绽放,来沪一年,倒是这个时刻让我觉得这个城市有些亲切。新年伊始,一切新的人、新的工作、新的故事即将纷纷而来,老横张开双臂,去拥抱这新的一年。

浏览数:星期六, 01月 28th, 2006 未分类

6条评论 to 新年前的最后一天

  1. 狗年吉祥!YAMI给您拜年了!

  2. yami on 01月 29th, 2006
  3. 一月一次的网球……我真心劝你放弃!

  4. Kiwi on 01月 29th, 2006
  5. 新年好。

  6. breezee on 01月 29th, 2006
  7. 你好,觉得你的文章写得真不错,是否可以交个朋友呢?

  8. un bel homme on 01月 29th, 2006
  9. 2006,放马过来!

  10. 小方 on 01月 29th, 2006
  11. 踩一个,拜个年!

  12. 小林 on 01月 31st, 200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