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照片:“图说2005”

前几天整理文件,发现存的一些去年拍的照片,自己一边翻看,一边回想起过去一年当中的一些片断,觉得蛮有意思的,索性做一个“图说2005”。

一些影像的碎片,on the way this year...

3月18日
浦东滨江大道,是上海我最喜欢的地方之一,隔江望去是浦西的外滩

浦东,金茂大厦,上海真正有雄性象征的建筑

4月2日
莫干山路50号,苏州河畔艺术家仓库,去看王建硕个他两个朋友“旅行的邀约”摄影展

“这不是一个摄影展”——这是建硕的一次行为艺术

建硕同学为了收回成本,居然把展出的作品现场拍卖,我好心做善事拍下了一副胡祖忻的作品,可是最后王建硕居然说找不到了——就是收了俺的钱,结果黑了俺拍下的照片!

就是这幅照片被“黑”了,我很喜欢照片中的那种意境

那天还去看了苏州河艺术仓库里一些“艺术家”的作品,有绘画、摄影和雕塑。
正在工作的画家:

其他艺术家的作品:

中国式遗传?

面庞

在摄影师“教唆”下的行为艺术

这幅画开始我没仔细去看其中的涵义

“又红又专”的雕塑

我非常喜欢的一幅作品:天高云淡,我心屹然

4月16日
4月里发生了一些事,虽然有“利用”之说,但很多人都当做是一场“嘉年华”。

“钓鱼岛是中国的领土!”

维持秩序的警察

这张照片里有位“兄弟

4月30日
中山公园,子夜在空无一人的办公室,老横试练“化身***”

5月
中山公园,上海的神奇在于闹市中好像存在宁静

其实,公园依然被包围在高楼当中

5月24日
庆祝“Tag”的生日,那天办公室里有红酒和蛋糕,看看纸杯就知道那时侯Bus一共有几条枪了

从加拿大回来的美女Bybye,她对BlogBus的“幕后黑手”很好奇到Bus来实习,帮我翻译的BlogBus第一版BP,可以载入Bus史册

Bus的另一个“高妹”faye,她的文字让她如此神气

我和Goodknight,吃相比较的“朴实”

5月28日
和“咖啡豆计划”的学生们在一起

6月2日
小米到BlogBus做采访,被我拍到一个有趣的表情

6月
我在上海的第二个“家”:“武夷花园”小区

大家不要惊异,这样的“万国旗”在上海随处可见

我们小区对面有家“精武旅馆”,我不知道老板是不是陈真的后人,几次在这个招牌前流连忘返

6月11日
中山公园,玫瑰坊

在玫瑰坊偷拍美女,后来好像被发觉了

7月30日
金山海滨,随后的一场暴雨使得沙滩演唱会没看成,但让我又一次看到了人性的不同表现

8月7日
台风过后,小区门前被刮倒的树木

8月26日
胖子吕欣欣首次到访BlogBus

9月1日
北京,中午,东方新天地,象征着这一代人的雕塑:“飘一代”

北京,傍晚,坐在“雕刻时光”咖啡店门口读书的外国MM

9月24日
上海,人民公园,上海当代艺术馆揭幕暨法国文化年开幕

在皮尔和吉尔的作品前

9月26日
武汉,去吃早点然后赶往机场

武汉,户部巷,小吃一条街

10月
南京,火车站,站台上和我一起去南京的易律师

南京,中山陵:博爱

民族、民生、民权

浏览数:星期一, 02月 6th, 2006 未分类

13条评论 to 老照片:“图说2005”

  1. 不能这么野蛮吧?!英雄不问出处。

  2. on 02月 6th, 2006
  3. 4月2日

  4. 为什么-慢半拍 on 02月 6th, 2006
  5. 老横,越来越觉得你是个很有趣的人。我到希望你能让blogbus超越blogger

  6. 树文 on 02月 6th, 2006
  7. 嗯,喜欢万国旗和精武旅馆那几张。前者有生活味有人迹,后者有生活情趣。

  8. on 02月 6th, 2006
  9. 精!

  10. 隐藏人物 on 02月 7th, 2006
  11. 哇,美女背真漂亮!!

  12. jinying on 02月 7th, 2006
  13. 只有时光同文馆是非常熟悉的

  14. 哆嗓嗓 on 02月 7th, 2006
  15. 可惜少了华南的精彩……

  16. 小匹 on 02月 7th, 2006
  17. 5.24是9条枪

  18. fly-bluesky on 02月 9th, 2006
  19. 中国式遗传挺有趣的,只是不懂到底有什么深意?

  20. 我贴网 on 02月 12th, 2006
  21. 横戈一点没变啊哈哈..玩杀人游戏的时候认识一个叫棉被的,和你长的挺象的

  22. anxibaby on 02月 19th, 2006
  23. 能再bus工作好开心的!

  24. misao on 02月 19th, 2006
  25. 今天聚会带了相机竟然没有合影遗憾啊!图说2006应该有我吧呵呵

  26. dongdong on 03月 5th, 200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