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节后

一、
  昨天是母亲节,前天我给老妈发了条短信,只有一条短信,没别的——有个朋友问我会不会跟老妈说:“妈妈我爱你”,我说我没那么多花头,然后那个朋友就说:“摩羯肯定不会这么说”,我说我想说的时候会说,也不止说过一次,可是就是不想“应景”的时候说。

  老妈回短信说:“我和你爸最近做梦都梦到你”,后来我上线,MSN弹出老妈的留言:“下周能回来吗?”其实她从我这里刚回去还不到2个月。

  二、
  周末的时候,我让HR问问全体员工,周末都谁想陪老妈去看电影的,公司买票让大家各自陪老妈去看《樱桃》——结果,HR告诉我,只有三个人报名。

  周日晚上,我心想《樱桃》不知道拍的如何,不如自己先去看一遍不错的话回头在Verycd上download了再陪老妈再看一遍,结果,在只有4个人的电影院我看到一半的时候,我决定不让老妈看这部电影——因为我知道老妈看了会难受会哭,我不想让老妈难受,我想让她开心,让她多点笑。

  三、
  看了梁宁昨天的blog:写在2008年的母亲节,看了王微一个月前的blog:update下。一个是在家慈的严格要求下成长起来的才女,一个是已经是被教育成长为半西化的“Gary王”;一个明显是有太多想写的写的却力不从心,一个是只写了一个细节自己却“打一寒战”——在这儿想想,我挺同情梁宁,挺同情王微,也挺同情我自己的:自打我跟老爸说决定从证券公司出来,去搞什么博客网站,我老爸老妈就比我还操心:我估计他们有段时间了解方兴东胡之光比我都多,我在广州回上海在白云机场误机,给老爸打个电话,他在电话那头说:“你是去谈收购xxx的吧?”吓得我当时也是一寒战。

  四、
  真的挺无奈的,真的。

  半个月前,也是短信,老妈说:“我给xx织了条毛裤,不知道合适不合适”,我回复说:“我决定了,以后结婚前不打算让你们见我女朋友了”,老爸回短信:“你妈妈非常不愉快,也很生气”,我回复:“我也很生气,你们对很多事根本不了解,何必多事,你们应该多关心关心自己...xx当我面...我已经决定了,你们不要再烦了”,过了几天,老妈又来短信:“万一她知错了呢,再给她个机会吧”,我看着手机,完全无力回复。
  ...

  五、
  对于其他任何人,我们可以选择亲密、亲近、疏远、不打交道...但对于父母,我们无从选择,不仅仅是血脉相连,还有养育之恩...今生今世无以为报。可是我们又想塑造自己的世界而不被干扰,以自己的判断行事而不愿被左右,理解沟通行不通、闭耳不闻做不到、无动于衷不可能,我们该怎么办?

  看《樱桃》的时候,我想最近回家一次看看老妈,可同时想到的还有“寒战”的是她又要说起那些事该怎么办?不过我已经想清楚了:既然现在员工犯错我可以冷静的不发怒而是先解决问题,那为什么不能对老爸老妈像对客户一样——你们提你们的需求,我做我能做的事,谈得来就合作,谈不来也不至于一拍两散嘛!说到底,他们是父母,老换小,得接受他们不肯改正的错。

  六、
  最后要说的是:想办法让他们快乐,不需要太苛求。我们成长的不应该仅仅是年龄,更应该是心怀——他们从生下你开始付出的爱,需要我们不断放大心怀才能回报给他们...和他们付出的相比,那永远也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点点。

浏览数:星期二, 05月 13th, 2008 未分类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