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日琐记

第一日

  和白居士约好,去见大熙法师,之前一直惦记着法师筹建中的“法华学问寺”,不知道进度如何,还有多少资金缺口,难得有时间去法师的精舍喝茶,遂下午二点驱车前往。

  席间坐定,询问寺院在建进度,听法师说资金缺口还有上千万,我建议他招个弟子回来做助理,帮他处理那些凡俗之事,否则诸事缠身如何是好,法师笑说有些事只有自己才行,其他的也帮不上忙,我心里当然明白:法师秉承佛法大义,不肯做那些从众流俗之事,却要建一座盛唐风格的、“中国最漂亮的寺院”,其中各种艰辛,旁人当是不知。

  这次是老横第三次到法师的精舍,和法师也算熟悉了,说话则放松很多,我说为什么不让龙华、静安、玉佛诸寺捐助一些,大家都是佛门弟子,有的还是他师弟,法师笑而不答,说自己穿着都是“补丁”的僧衣,和他们格格不入,我当时大笑,说:“您这是时尚个性,百衲僧衣比那些灰黄之色要好看更多”,大熙见被我说破,也只是微微一笑,便继续斟茶。后来站起身来,去长案上拿了一个短幅,却是描金黄纸上面用朱砂写了两个梵文,说送给我——这倒让我大为意外:因为法师自幼师从国画、书法大家,每次慈善拍卖,一字一画何止千金!我还从未有索字画之念,今意外得之,自是欣喜。

  回来路上,和白居士闲聊,说到大熙法师集天台、密宗和禅宗三法一身,放着大寺的主持不做,却要自己开山建“法华学问寺”,做真正是弘扬佛法之举...从第一次见他,觉得他和自己诸多相像,当属神交之士,自己力所能及,希望能帮“法华学问寺”做些添砖加瓦之事,则亦无憾矣。

  ...

  朱学恒来沪,晚上约了一起在黑三娘吃饭,饭后我说带他和丁易去喝上海最好喝的Martini,结果到了进贤路却吃了闭门羹——CITIZEN居然写着“假日休息”!再辗转复兴西路的Boonna,后来李翔也过来,四人闲聊,不亦乐乎。


  第二日

  宅在家半日,看了一部《赶尽杀绝》,还终于完整看了《原罪》(嗯,我承认以前只看某些片段),如果对爱情抱有幻想和沉溺其中不能自拔的,看了原本《原罪》应该阵痛般的梦醒,可是好莱坞的编剧们太过商业,一定要把结局搞的比较善终,居然让安东尼奥.班德拉斯活了下来而使得这部片子分量大减,震警的力量也削弱不少,可是依然对老横有莫大的疗效,而莫妮卡.贝鲁奇和安吉尼亚.茱莉PK下来,我当然还是喜欢莫妮卡.贝鲁奇——她是意大利的美神。

  看着《原罪》在msn上和Julia聊天,聊到SATC(sex and the city)其中有一段可以摘录下来:
  Julia-是裤子,不是连衣裙 说:
  我是看着《老友记》长大的,然后是看《欲望都市》开始变得很独立的
  横戈  招UI设计,找英语私教 说:
  我不喜欢SATC
  Julia-是裤子,不是连衣裙 说:
  看SATC的时候会觉得很无奈,但是必须接受
  横戈  招UI设计,找英语私教 说:
  里面的都不喜欢,,,最多喜欢那个嫁了豪门的
  Julia-是裤子,不是连衣裙 说:
  啊?
  横戈  招UI设计,找英语私教 说:
  女主角绝对不喜欢,,最不喜欢
  横戈  招UI设计,找英语私教 说:
  萨曼莎够义气可以交朋友
  横戈  招UI设计,找英语私教 说:
  夏洛特还算可以做老婆
  横戈  招UI设计,找英语私教 说:
  凯莉最不要接近
  Julia-是裤子,不是连衣裙 说:
  呵呵,我看到了独立之后的空间,但是如果有选择,女孩子都不喜欢独立,都是无奈的
  Julia-是裤子,不是连衣裙 说:
  你看YY就知道
  横戈  招UI设计,找英语私教 说:
  YY啊,,慢慢遇吧
  Julia-是裤子,不是连衣裙 说:
  你绝对讨厌帅气女生,哈哈
  横戈  招UI设计,找英语私教 说:
  不讨厌,,,凯莉是对自己不负责任
  Julia-是裤子,不是连衣裙 说:
  可是女孩子终究要有一个归宿
  Julia-是裤子,不是连衣裙 说:
  我觉得上苍造了男人和女人,是有道理的。女孩子就该做好女孩子的事
  横戈  招UI设计,找英语私教 说:
  凯莉不值得男人去爱
  Julia-是裤子,不是连衣裙 说:
  为什么呢?
  横戈  招UI设计,找英语私教 说:
  那个做木艺的,其实是她最好的归宿,可是她不珍惜
  Julia-是裤子,不是连衣裙 说:
  就因为对自己不负责任?
  横戈  招UI设计,找英语私教 说:
  当然

  
下午去福州路裱大熙赠的那副字,然后约了JP去CITIZEN,想想时间过的真快,转眼经年,我们看到未来,我们一直都在准备,二个摩羯中青年,为实现既定的梦想而在交谈——那是一个乌托邦的梦想,那是让我人生有第三次冲动去实现的一个梦想。


  第三日

  继续半日宅,然后出门。

  毫无创意的还是CITIZEN,我和Val面对面,华炯携08版男友,08版男友是摄影师,还记得半年前我说要做什么样的副刊,颇有兴趣问我什么时候开始,而席间最有趣的是华炯对我使眼色,我微笑摇头,心中一片宁静,心说已经放下,又怎会再多波折。

  晚上请朱学恒在博望坡吃河南菜,然后一行人又毫无创意的到了复兴西路,不过这次是Boonna楼上的Cocktail Lounge,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假期中最惨绝人寰的时刻降临了:朱学恒先是自爆和台湾某女明星的十年纠葛,然后怀着一个号称台湾第一宅男的好奇,帮助我回忆这一年以来的种种经过,并且有Jenny、YY、李翔等一干相佐,亏得老横定力尚可,虽然cocktail入口但神智清明,也因为看破放下才没有方寸有失——但老横已经发誓,改日访台,一定要朱学恒朱大侠全程接待才能报得此仇找回场子,否则这刺痛疗法实在太过悲惨。

  假期三日,且行且记,读几页书,看几部片,几行好友,几口好酒...已足矣。

  PS:其实,我现在,也越来越御宅

浏览数:星期一, 05月 5th, 2008 未分类

1条评论 to 假日琐记

  1. Re:假日琐记
    知人知面不知心阿,不要给事物的表面给蒙蔽,阿弥陀佛!!!居心叵测阿。。。。。。。。。。。。

  2. 访客1ix3Co on 07月 6th, 200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