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成长

许久之前,一个小弟送我一本书我一直没有读,那本书叫《万物生长》,三天前那个周六的上午,我在读一本书,书名是《野蛮生长》——这两本书除了作者都姓冯以外,再没有其他关系。然而最近以来,这个经常自称“老横”的人,却真真实实的“再次成长”。

  前天有个员工告诉我:“其实以前挺讨厌你的,可是因为在乌镇,你跟景行枯聊天的时候,我明白了很多,也接受了更多。”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倒没有太多的欣慰,我第一个反应是,为什么我在和景行枯聊天的时候,会让他们认识自己更多?其实这个答案早就知道:这些年一直觉得,自己不象八、九年前那样的全力以赴、那样的坚持争取,甚至也怀疑自己早早的过了巅峰状态,其实不是——是因为刚开始的时候,自己的力量和经验都少,面临的挑战相对就大,激发的斗志就越高;越往后面,自己的承受力和经验都在增强,可是不是一直都会不断有更大的挑战,所以没有真正的压力能激发斗志,只是按部就班甚至觉得能力倒退的在做事。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没有遇到真正的对手和更大的挑战:说实话,很多人以为完成融资或者2006年我们从来没有按时发过工资这种事,对我来说倒真没觉得有多大的挑战,这几年来让我真正觉得如临大敌的只有一次:从第一家VC手中赎回股份,我认为至今那是这些年除了自己以外,自己面对的唯一值得重视的对手,其他的不过都是过过场子的常事罢了。

  而之所以那个员工在一旁听我和景行枯的聊天能够有更多认识的收获,那是因为我面对的景行枯也是少有的能够赢得我尊敬、让我愿意说那么多话的人——所以我明白:要想回复以前那样的斗志和状态,必须有一个足够强大的对象。否则,整天跟一群武功平庸的人过招,怎么都使不出功力来,只会虚耗招式,消废武功。

  只是我没有想到的是,这么多年之后,因为一件我之前绝不认为会对我有如此影响的事,让我重新面对一个今天的自己——是要了解这个自己,并且要不断战胜自己。太久太久没有让自己面临真正的选择,太久太久没有如此拷问内心;我曾经一度想这是老天又一次戏弄,只为让我投入精力把这一年的事情做好;谁知道原来老天是在我要真正发力之前,让我先把状态调整到最佳最强;之前我曾经痛恨老天为什么每次都跟我开如此的玩笑,之后我才明白这不仅仅是苦其心志而是再次磨砺。

  我一直认为,老天对我从未有过眷顾,一切都是自己付出努力的结果,而今天忽然发现:原来那些磨练和锻压,其实就是天赐的机缘——只不过那些机缘不是天降好运,而是给你日积月累不断填充身躯的力量的机会。那些磨砺不是每个人都愿意一直接受,所以那些力量也不是每个人都能获得。上天真的很公平,对每一个人。

  所以,昨天在办公室无法控制自己的时候,竟有失态;看到魔派曾经的一篇旧文,竟有失声——而当周轶君告诉我龙应台那句话的时候,我尚且还不知道,这些一切的积累,只是为了让我最后的明了:当我坐在床上开始试图把那500多块碎片拼成一个地球的时候,渐渐的心神安静,灵台复位,想想这些日子的一些事情,其实自己已经在逐渐回归。

  我们必须经历一些事情,才能明白的更多,成长之路或许可以延伸到生命之后——如果我们的意志真的足够强大,那么要战胜的不仅是宿命,而是一生的“自己”。每一次再生,对于内心,都是一次涅槃;那种再次成长的重生,给了我更多的勇气和力量。

  我要感谢“那个人”,因为“那个人”之前从未出现。

  现在,终于。

浏览数:星期三, 01月 9th, 2008 未分类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