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老来多归佛

晚上老妈打来电话,问我“近来如何”,说看到《东方今报》的采访,说记者写的不好,因为有一句是这么写的:“少年去浪荡,中年挖宝藏,老年当和尚”——盖是因为“去浪荡”、“当和尚”让老妈觉得别扭。嘿嘿...老妈却不知道,这个记者唯有这句话写的还算不是浮光掠影,有点深入“探究”的意味。

      老横不觉得“浪荡”是贬义或有何不妥,自己还写过其实自己是个浪子,本就没有老老实实、规规矩矩的按部就班,每次都是放弃安稳选择漂泊,不是浪子是什么?而“老了当和尚”让老妈不高兴的无非是“当和尚”好像跟儿子要“出家剃度”似的。呵呵,其实老妈不知道,多少人一生都在参悟生命,晚年向佛,去寻求人生之价值。少时读南怀瑾,其中有一句“英雄老来多归佛”(呵呵,高中时候就给我看南怀瑾的书的也是一位出过家的老师),其实这句话说的意思并非是血战沙场、建功立业的人最后都出家为僧,而是寻求一生中不同阶段的人生境界。  

  少年是鲁莽,凭热血之气初生之勇横冲直撞,一路磕磕碰碰的闯荡江湖,那时候凭借的是年轻,是打不死、扑不灭的热情;那时候谈不上经验、无从说起咀嚼反思,更多是一路勇往直前而不回头——所以那时候没有路也能闯出一条路来,那时候跌倒了可以拍拍土舔舔伤再爬起来,那时候是义无反顾,那时候能羁绊住的东西没有太多,那时候要的是出人头地、扬名立万,那时候想要的建功立业、华衣美食,那时候想要的还有天长地久...

  随着日月流逝,人生画卷逐渐展开,开始有所得、有所失、有所思,开始有些积累、有些“经验”,随之而来的,开始多些犹豫、多些顾虑,往前奔跑的时候不似少年时直视前方,或许开始瞻前顾后、左思右想、小心谨慎起来——即是所谓“成熟”。而此时,或许开始爱惜羽毛、开始害怕失去,不但要“挖宝藏”,有的想的更多的是,怎么“守宝藏”。开始不敢付出、开始计算得失。

  人生之旅继续向前,经历了更多潮起潮落、体验更多人情冷暖之后,忽然发现:人生不过几十年,光阴转瞬即逝生命已过大半,那些想要的利、想留的名,最终都尘归尘土归土,一切到头来如梦似幻,不过是光怪泡影。一生所剩几多?最终又得到了什么?这一生是幸福喜乐明亮温暖?还是压抑苦闷阴郁苦寒?在生命的最后历程中,无知无觉之人仍浑浑噩噩不知所以,心存感激敬畏之人在想自己一生之价值。究竟得了多少失了多少,是否算的清楚是否需要在意?是堪破解脱,还是着相困顿?

  其实,是这一生的修行,种因得果。

  所以,虽然我觉得那个记者其他文字写的平平,但对套用的这句话却是深以为然。只不过,真正面对自己人生、尊重生命之人,未必要等老了才去参禅向佛——生命之意义,在随时随意之处;一生之价值,在用心体验之中。

  生命之起,生命之终,是缘亦是圆——所谓世间万物生生不息,不过是如此往复循环而已。

浏览数:星期一, 09月 3rd, 2007 未分类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