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曾经青春年少

韩隐博(西门柳上)曾经是BlogBus的一位员工,半年前自己去“创业”,最近打算回Bus工作。前段时间他写了一本《我就是火影忍者》的书准备四月份出版,让我来写序,老横虽然没有看过火影的漫画,但春节刚刚看了和火影同样经典的《棋魂》,就勉为其难的写了这篇《我们都曾经青春年少》:
 
——————————————————————————————————————————————


我们都曾经青春年少(代序)


   在所谓的IT圈里,我有一个好朋友叫梁宁,当年她大学没毕业就进入联想集团总办,看着杨元庆和郭为怎么羽翼丰满成长起来,后来离开联想跟着倪光南去做“中国芯”,再后来因为项目未成,梁女侠“在家三年,读书、练字、绣花”,三年后出山任Cnet中国区副总,现在则是绿人网的CEO。梁宁14岁开始读《周易》,还研读佛经,但后来却奉了基督,我与梁宁认识是在业内的一次七百人大会上,她是那次大会我唯一结识的一位新朋友,后来我就戏称梁宁为偶像。

  只所以提到梁宁,是因为让我视为偶像的她在2006年下半年疯狂的推崇一部日本的漫画《棋魂》,不仅在她自己的Blog上写过N篇跟《棋魂》有关的文字,每次我去北京她都会旁若无人滔滔不绝的跟我讲“进藤光”和“佐为”,讲“神之一手”,讲她从这部漫画中看到人性的光辉和企业管理的禅意。说实话,我当时颇有些不以为然——虽然当年我也疯狂的喜欢过《圣斗士》,为了看《圣斗士》每天放学飞奔回家守候在电视机前,并且“省吃俭用”买了全套的漫画,但那是中学时代——现在怎么说都是而立之年的人了,看到自己的偶像梁女侠居然对一部漫画推崇倍至,我难免有些好奇。


  结果,2007年春节,我在网上download了全套《棋魂》,就在BlogBus的会议室,用投影的大屏幕一口气看完了75集动画片。说实话,那种发自内心的感动和收获,我想和梁宁并无异样。春节的时候我还把《棋魂》Copy给其他朋友,他们看了一样非常的喜欢。所以我才明白了梁宁的那句话:“现在才发现,我们错过了很多很好看的漫画。”诚然,我们自从离开校园,开始以“成年人”自居之后,“潜意识”里认为象漫画、童话这类“儿童读物”已经不再应该是自己的选择,哪怕是改变自己性格和世界观的作品——比如说郑渊洁的童话。我们开始去阅读所谓的“畅销书”,急功近利的融入到商业社会中去,逐渐远离的,是心灵的清澈和阅读的欢愉。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受一部漫画影响而改变很多:对世界的认识、对身边人的看法、对自己思维方式的怀疑、对自己性格的不满...但我知道因为《棋魂》日本多了几百万围棋少年,因为《灌篮高手》篮球场上多了很多男生矫健的身影和女生崇拜的目光。漫画对于这个时代,不仅仅是一种消耗时间的读物,也是梦想和励志的源泉。


  所以,虽然我知道《火影忍者》是一部很有名的漫画,可是自己到现在还没有看过。当西门从网上发过来他写的这本同人小说的时候,我下意识的有些惭愧——自己连漫画都没看过,怎么好意思给西门写序呢?但是却难推却,西门曾经是BlogBus的一员,一直对媒体、策划这方面有超乎寻常的热衷,自己一向希望能帮到有热血和激情的人,因为他们会赢得更多。


  在我看到西门这本新书之前,看过《此间的少年》和《我的射雕时代》,应该是几年前了,西门发过来底稿之前,并没听他说起他在写一本小说,但看到他的文字,则知道他定是怀着一种激动之情,一气呵成。我甚至开始打算,在下一个长假,是否应该去补一节内容为《火影忍者》的漫画课。


  希望更多喜欢火影的读者会喜欢西门的这本“青春物语”,或许在这本书里,我们能依稀的看到,自己曾经的青春年少。

浏览数:星期四, 03月 29th, 2007 未分类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