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酒吧地图

北京到底有多少家酒吧?
没有人做过精确的统计,大致的数字是三四百家。而且,还有继续增多的趋势。
如今,酒吧之于都市的年轻人,不仅仅是一种时尚了,而是一种生活方式。
当酒吧不仅仅是时尚而成为一种生活方式时,格调、品位、环境、气氛,种种因素,都成为了衡量一个酒吧好与坏的标准,而不单单是装修和音乐。
因此,北京的酒吧正在向有特色、有个性的方向转变。
北京的酒吧爱扎堆,三四百家酒吧,大多分布在朝阳区和海淀区的少数几个地方。
三里屯:野孩子们
提到北京酒吧,不能不提三里屯,从1989年这里出现第一家酒吧算起,经过10年多的发展,三里屯周边三公里一带已经聚集了北京百分之七十的酒吧。
三里屯地区最早的酒吧出现在南三里屯,而形成气候、名声最响的是三里屯北街。三里屯北街毗邻北京最大的使馆区,老外是北街酒吧固定的客人。
北街的酒吧比较密集,从南到北,不长的街道上聚集着几十家酒吧,门口紧挨着门口,都是灯红酒绿,都是欢歌笑语。地平线、男孩女孩、米兰俱乐部、简单日子、兰桂坊、NO.52,在拥挤的路上行走,根本就分不出哪家是哪家,从风格、顾客群到价格,大致相似。就连兆龙对面的豹豪等,也跟北街酒吧的感觉差不多。
集大成者是男孩女孩。这个酒吧素以现场演唱出名,每天晚上都有现场乐队的演出,斯琴格日乐和辛欣成名前都在这里唱过歌,这里还经常举办各种演艺方面的新闻发布会。
三里屯北街有三个异类, JAZZ-YA,就在工行对面的小巷中,是一个好去处,有好吃的,有好听的,老板是个日本人。
X-CROSS,就在客家菜旁边,原先是一个会员俱乐部,现在开放了,两层,有沙发,有卧榻,有很多老外和很多MM,光线比较暗,有点糜烂。
非话廊,王朔和叶大鹰几个开的,藏在胡同深处,不大好找,因为王朔的名气,现在都改叫“王吧”了。艾未未做的设计,线条简洁,不拖泥带水,但椅子坐上去不舒服。二层有阁楼,很适合聊天。
北街酒吧火了之后,总是有各种奇怪的人站在街边,问:先生,小姐要不要,或者是像打仗似的死扯着你往酒吧里走,或者像地摊上的叫卖,吓得老外和一些艺术青年四散奔逃。北街真正成了伪白领和旅游者的领地。
南街的酒吧相对比较简陋,但风格各异。音乐圈的人在南街有很大的势力,因此,南街酒吧弥漫出一种神秘的艺术气息。很奇怪的是,仅仅一路之隔,南街的酒吧物价低了不少,有些地方青岛瓶啤卖五元,但客还是没有北街卖十五块的酒吧的人多。
明大咖啡、乡谣、隐蔽的树、芥末坊都是较早在南街出现的酒吧。明大和乡谣斜对着,隐蔽的树和芥末坊斜对着,后两家在前两家的南边。
隐蔽的树的老板是个比利时人,因酒吧房间里有树而得名。酒吧卖最纯正的比利时啤酒,卖意大利式炉烤比萨,这里是老外在北京的天堂。
芥末坊和音乐有关,这里一度是崔健和一些摇滚乐队的演出基地,酒吧二层有个大露台,适合晒肚皮,观风景。
爱尔兰酒吧是三里屯南街最大的酒吧,桌椅很旧了,但很瓷实。吧台很大,据说演出的时候可以到桌子上或者吧台上跳舞。这里一度是年轻导演们聚会的固定场所。
河吧很小,是野孩子乐队开的,每周也有几场演出,顾客随时可以参与,或者演唱,或者敲鼓,河是快乐的河。
TANIWHA是新西兰风格的,这个单词在毛利人的发音,一种类似于中国龙的动物;星期吧二楼很安静,有时候放电影。土人吧里切·格瓦拉和科特·科本两脸相对,不知道什么意思。花香满径把绳子缠在桌腿上,火狐狸有沙壶球。菲酒吧在胡同最南边,据说是某个女子乐队的主唱所开,连去几趟都是铁将军把门。
新开的酒吧里,生于70年代和阿苏卡都在胡同里,生于70年代的小院子很舒服,有满墙的爬墙虎。阿苏卡则满墙是海报,原版的电影海报,另外还有西班牙酒和台湾牛肉面,老板是台湾人,老板娘是佟斐,喜欢古典音乐的人可能知道。
工人体育场:有质感的锐舞
从地理位置来看,工体和三里屯只隔着一条马路,但酒吧的风格和顾客群明显不一样。
我把城市宾馆边上的DEN和东边的赛克赛思归到工体范围来了,因为它们虽然离南街比较近,但感觉上还是离工体这边的酒吧近一些。
DEN是北京较早的迪吧,两层,一楼相对安静一些,二楼闹一些,嬉皮士扎堆,狂热地舞着。赛克赛思是个大俱乐部,面积很大,有点豪华,里面分了好几个酒吧,有红酒廊和爵士吧。
工体北门盘踞着几个酒吧,哈瓦那和VICS和芝华士飞来吧。
哈瓦那在北京不止四年了,它的红火和拉丁风情风靡全球密不可分。服务生戴着草帽,穿着随便的衬衫,送餐的时候屁股随音乐舞动。去年哈瓦那扩大了营业面积,分为闹区和静区,使顾客有了多种选择。
VICS有舒服的沙发,有刘元和他的爵士乐队的演出,有很多美女,是一个舒服的所在。香港好多明星来过这里,据说钟丽缇在这里的一次锐舞煽起了全酒吧人的热情。
芝华士飞来吧就在VICS的对面,上个月开业,号称是中国第一鸡尾酒酒吧,所以,它是不卖啤酒的啦。酒吧装修的金属感强,金属加玻璃,很冷酷的样子。三层的错层设计很有特色。
从工体北门对面的一条小胡同走进去,首先见到的是甲55号,生锈的大铁门,冰冷的蓝色光线,简洁的线条,没有窗户,男人也许会喜欢它的封闭,女人肯定会受不了。和非话廊一样,是艾未未的设计。
从甲55往里走,便是幸福花园,好多人在小说里见到的一个酒吧,简称“幸花”,这大概是作家来得比较多的一个酒吧,尤其是时尚女作家。坐垫很舒服,是卡通的动物型,一坐,整个人就陷在了里面。
旁边是一家新开的餐吧渡金湖,昏暗的灯光,中式的桌椅,三十年代旧上海的歌声。新派川菜,甜品则有法式的薄煎饼、烤苹果、意大利提拉米苏,中西合璧,其乐融融。
橙街就在附近,又一个适合跳舞的地方。走廊边上的墙壁上是以橙色为主调的抽象装饰画,繁复但不杂乱,耐人寻味。在迷离的灯光和冰冷的电子舞曲里,汗水、酒精、激情的味道在慢慢升腾。
胡同往北,右拐是99号,左拐是上下线。99号算是一钢琴吧了,因为总有一个老外在那里弹钢琴,经常能见到一些文艺圈的人,王朔不去自己的酒吧里呆着,老出现在99号,徐静蕾、周迅、张元等也是常客。
上下线最近一直在举办“同志电影展映”,所以你知道的了,这个酒吧的特色就在于它。来来往往的,都是漂亮的小伙子。《蓝宇》是他们放的最多的影片,《蓝宇》放映的时候,他们的故事也在上映。
朝阳公园:和滚石一起成长
朝阳公园一带的酒吧变得速度很快,滚石的号召力带动了整个朝阳公园一带酒吧的繁荣。最近,滚石在停业整顿,明显感觉到附近酒吧里人少了许多。
滚石处于中心位置,面积最大,人气最旺,一些动机不纯的人老去那里寻找机会。
快乐站是美国老头道格拉斯开的,他是新奥尔良人,因为思念故乡,所以就开了这家酒吧,据说在新奥尔良,有一家和它一模一样的酒吧。爵士和布鲁斯是主要音乐,还有现场的爵士乐演奏。二楼有个小露台,藤椅,很舒服。
快乐站对面是新开的LATINOS,是拉丁舞爱好者积聚的地方,开业那天就爆满。酒吧正中间是舞池,音乐响起,那里是所有目光的焦点。
挨着LATINOS,是热度,很大,上下两层,经常有演出,凳子很舒服,据老板讲是正宗法国货。酒吧收藏了好多西部牛仔帽,楼梯的墙上贴着好多刷子,组成黑白的印象画。二楼有几个独立的空间,透过窗户,可以看见朝阳公园的湖水。热度的露台和快乐站的遥遥相对,感觉、充电吧、演艺吧、银丝带、蓝博星各有各的特点,在酒吧街路东,现在又新起了一些两层的酒吧,有六七家,刚好赶上今年夏天世界杯的生意。
靠着湖有几个酒吧比较好,不闹。
一个是湖光月色,在垂柳下摆了若干椅子,你可以尽情地看灯火。
一个是TONY BAR,造型师东田和壮志开的,一进门是吕艳的大照片,显示出她和主人之间的关系。一楼的桌布是鹅黄色,二楼的沙发褐紫色,长条,中间有帘幕,可以拉开,互不干扰,也可以敞着,两两相对。
原先岸边还有一个戛纳酒吧,是个和电影有关的,还可以卖电影海报。有天晚上钻进去,几个小屁孩在台上蹦来蹦去地唱韩国歌曲,换了人间。
从银丝带往东走下坡,有个新开的船吧,两层,大船形状,又是老外开的,里面有个老水手的塑像,很沧桑。
朝阳公园西门饮食街上,有个酒吧苏茜黄,不好找,去了两次才找到,门面很小,一不注意就错过了,但里面别有洞天。三层,有人说是北京最糜烂的酒吧,演艺圈的人常去,有一阵子,杜可风经常出现。二层的中国式卧榻很宽,累了可以睡一觉。
东三环:酒店的附丽
东三环一带是北京经济最繁华的地方之一,所谓的CBD就是以国贸为中心的。所以,这一带也是北京酒吧比较多的地方。
中国大饭店里的阿丽雅西餐厅是一个宁静的所在,就在中国大饭店的大堂东侧,两层,一楼用餐,二楼酒吧,二楼外有个小露台。墙上的画是油画,全是丰满的女人,好多服装摄影师用它做过照片的背景。
亮马大厦里的绿酒吧和阿丽雅的风格明显不一样。顾名思义,绿酒吧和绿色有关,除了白色的凳子,映于眼帘的全是绿。屋顶是绿色的幕帏,分隔区域的墙是玻璃做的,中间嵌着绿色植物。好玩的是,有个服务员长得酷似贾樟柯,就是比他大一号。一些年轻作家经常光顾这里。
旁边的硬石餐厅是北京较早的娱乐场所,也是亚洲地区经营得最好的硬石,好多港台明星来北京都要去硬石坐坐,离昆仑饭店近嘛。
凯宾斯基饭店里的卡巴那餐厅也是一个跳拉丁舞的所在,餐厅除了吸引饭店的客人外,好多人专门赶来就为了混迹在里面和老外跳舞。
农展馆旁边的CD酒吧在音乐圈里大名鼎鼎,原先的老板刘元,是中国最早玩爵士的人,现在他还不定期在CD有演出。CD也是老崔的主要根据地,前两天,他在那里举行了真唱运动新闻发布会,罗大佑专程跑来给他捧场。
另一个音乐人臧天朔的酒吧名叫有戏,就在亮马桥路上,有现场演出,乐队和歌手都是唱自己的作品,有时候老臧也吼两嗓子,有时候也唱老《朋友》。
从长城饭店路口往里走,是麦子店,永安宾馆的靠谱音乐餐吧也是一个去处,好听的音乐,美味的食物,没有比这更享受的事情了。
海淀区:随道路兴亡
海淀区的酒吧其实也不少,大都在北大东门、成府路、五道口、学院路、西直门一带,因在大学区,这些酒吧多做学生生意,客人和服务员都以学生为主。后来影响大了,吧蝇们也蜂拥而来。但这些地方都因为道路改造而使好多酒吧消失。
好在盒子咖啡一直在,虽然委身在清华南门的小区里,但声名在外。装饰非常舒服,还有电影可看,它的电影放映室是北京所有酒吧里最好的。
黄亭子酒吧是比较有名的酒吧,就在电影学院北边,一度是诗吧,四川诗人简宁开的,好多诗人在那里朗诵诗歌,后来换了老板,成了电影吧。今年春天,学院路改造,它被夷为平地。
黄亭子旁边的声场继续营业,继续嚎叫,继续摇滚,几乎每天都有摇滚乐队在这里演出。它和服装学院旁边的豪运酒吧遥相呼应,成为了忙蜂之后北京摇滚乐队驻扎的据点。痛苦的信仰、扭曲的机器、脑浊等能够成名,得感谢这些酒吧。
西直门动物园一带也有不少酒吧,最大的是海帆,与航海有关,装修也是照着这个原则装,救生圈、船桨、水手,各有各的位置,只是老板杨帆并非海员。
栗正的酒吧就在首体,在栗正酒吧,栗正和其他几位原创歌手已经坚持唱了好多年。今晚八点是这一带的另一大,酒吧的时间永远指向八点,两层,动静分离,各取所需。对面的民谣酒吧是个音乐主题吧,羽泉组合的陈羽凡曾经是民谣的歌手。
理工大学南门、魏公村一带聚集了不少酒吧,大多是近两年才开,梦旅人、安卓儿、樱桃时节、霓裳、磨岩、茵豪等不下十几家,各有各的特色,雕刻时光是其中名气最大的。
雕刻时光原先在成府路,道路改造后迁到了这里,面积比以前大了许多,但感觉没变。生意很好,有时候晚上刚过六点,就已经人满为患。雕刻时光取自塔尔可夫斯基的同名电影,酒吧老板庄仔夫妇的故事已经被时尚杂志说烂了,不重复了。
茵豪是北京城里首屈一指的足球吧,门口挂了一串足球作酒招。有许多顶级俱乐部的队旗,还有拜仁慕尼黑和多特蒙德队的签名足球,以及马特乌斯队、萨默尔的球衣。
梦旅人是一个书吧,店面很小,但很舒服,装饰风格是绿和白的搭配,从路上看,掩映在绿树丛中,分外安静。
磨岩和魔岩唱片没关系,两个字不同,磨着岩,所以它跟攀岩有关系。圆圆吧很大,音乐很轻,女老板慢声细语,气氛很安宁。
七月七日晴和冰雹挨在一起,都很小,只能容纳10个人,但都有韵味。七月七日晴的女老板自己装饰的酒吧,很温馨,酒吧屋顶上挂着许多情侣叠的小星星。冰雹的装饰有中亚风格,一进门有一马鞍,是游牧民族的必备之物。酒吧里挂着照片,大多和行走有关。
什刹海:性感的莲花
终于说到什刹海了。这是北京最性感的所在。有水,有船,有桥,有酒吧,有人,但不多。不过,先别着急进什刹海,我先带你到周边转转。
原先它在中戏剧场的北边,现在在南边。当然,还在南锣鼓巷。又是一个和行走有关的酒吧,老板小辫儿经常组织一些户外旅游和探险活动,他最厉害的一次,是骑车走青藏线。墙上挂的风光照片,是小辫儿的杰作。过客不要常去,去久了,没准哪天你就炒了老板的鱿鱼,背上背包,游山玩水去也。
从过客出来,沿胡同西行,不远,就到了帽儿胡同那里咖啡,四合院的老房子改成了德式风格。那里的主题是摄影,刚开业的时候办了个 “拆了北京胡同”的摄影展,帽儿胡同热闹得开了锅。那里对面是国家话剧院,国家话剧院有著名的导演孟京辉,孟导谈事儿就爱去那里,近呗。所以,《象鸡毛一样飞》和《关于爱情归宿的最新观念》都和那里有关。
从那里出去,西走,不到三百米,随便钻进向西的一条胡同,你就能看见什刹海的湖水了。
什刹海有酒吧也就三四年,最早的是老白的吧、老祁的吧和蓝莲花,现在酒吧开得多了起来了,相继有后海酒吧、桥吧,蓝莲花改成了左岸,老祁开了第二家酒吧。罗大佑也来凑热闹,把他的音乐工厂开到了岸边一四合院里。
老白的吧就在银锭桥东北角,这个酒吧不一般,对客人挑三拣四,看着不顺眼的,老板还不让进,所以要去老白的吧,最好第一次有个熟人带着去,免得去了吃闭门羹。
“云”就在老白的吧后面,是老白开的一家越南菜馆,进门就是用三轮车改做的桌子,坐在里面吃饭,自有一番风味。踏着木质楼梯上楼,脚下就是浮云。坐在二楼的窗前望去,湖面上星火点点,欢笑阵阵,清风徐来,水波不兴。
今年上半年,老祁在岸边新开了第二家酒吧,是他置换来的地产,所以,老祁现在也是一“地主”了。酒吧的装饰是老祁自己搞的,和桥边老祁的第一家酒吧风格有点像,都很舒服。第一家里有个小煤炉,支着铁皮烟囱,第二家的墙上有张照片,写着“婚育新风进万家,幸福你我他”——老祁的酒吧让人看着亲切。
左岸也在岸边,设计很简洁,进门一长条中国式案几,放一玻璃鱼缸,几条金鱼游得自在。灯光昏暗,沙发很舒服。夏天的夜晚可以到外面的小院子里,有藤椅,小壁虎在墙上爬来爬去。
什刹海最近新开了几家酒吧,老板不是板儿爷就是杂货店的小老板,酒吧的装修风格和品位与他们的身份非常匹配。
全民开酒吧的趋势凸显,人越来越多,什刹海也正一步一步走向堕落。

浏览数:星期一, 06月 30th, 2003 未分类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