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窗旧友喜相逢

今天下午在办公室收拾东西,翻出一沓名片,无意中竟发现有一张是昔日同窗中的一个旧友。

那张business card是两年前他给我的,后来虽然在一个城市中偶尔电话联系竟是久未曾联系,上面没有手机,只有当时他所在的那家网络公司的电话分机,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情打了过去,连着几个分机都没有人接(可能是周日的原因),最后一个分机打过去我都不抱什么希望了,电话那头却响起他的声音,唏嘘一番约定见面之后两人竟都是大为意外...

同窗姓秦,只所以说这个同窗是我唯一佩服看中的,究其原因秦子纵览诗书、通观文史、是同窗中所看之书多于我、思维跳跃更甚之的一个人。和他是高中最后一年相识相知的,二人每每高谈阔论、旁若无人,纵横开来无所不说:从郑渊洁到金庸、从柏杨到南怀瑾...那时侯还曾一起写过武侠,长河落日就是那时侯写的。

高考之时填报志愿,时逢郑大首届文博学院招收“人文学科实验班”——当时号称学制五年、只收20名其中17名保送研究生、目的是培养“国学大师”之实验班...秦子欣然报考。后再相见,秦子不无自我解嘲的说:国学大师哪里是“培养”出来的?毕业后他那些同学最后大都读博士去了,秦子却在一家网络公司一待就是三年,从一个技术的门外汉到开发团队的核心成员...如同他的“自述”里写的:

一悟钱公墨存先生借方鸿渐口言“留洋如出天花”云云,喻上大学亦然;
二悟大学者之学均非出其所务之业,盖不倚之谋生,方能有真正“独立之人格,自由之精神”;
三悟幼即熟诵之弗兰西斯·培根名言“知识即力量”者,乃断章取义耳。唯强势之知方有力焉,弱势之知,曾不若附翼之卵,自护之乏力,何有于人哉?
....

近日诸多人问及:收购blogbus之后将如何做之?团队建设有何进展?我一一作答,今见故友大谈而特谈blog,竟是毫不费力——无论是从文化推广、商业运做,还是技术发展、模式应用...无不看法一致。呜呼~!重遇秦子,莫非天意?

?

豫之自述


Sorry, your browser doesn’t support Java(tm).豫之者,河南许昌市人也。生于秦,其姓亦出于秦;长于豫,祖籍亦豫;及长,颇慕魏晋之风,因以秦豫之名焉。

幼家于黄土高坡南缘山凹一矿区,环矿皆山林,故略识山中风物。少长,托养于外祖,居沙河之滨。凡三年,尝随人以牧羊戏水为乐,亦稍知平野之民情。

家贫,唯多书,故识字甚早,读书亦多,远近群童长聚左右,为听书故也。而豫之亦引为豪,颇有顾盼自雄之概。情骄而性顽劣,然功课甚佳,以矿区教师之长于体罚者,虽鞭长而莫及,至今犹深以未尝教鞭之滋味为憾。

然亦因之罹祸,被难无数,计其大者:噎咽险夭者一,烫伤几毁容者二,断臂几残废者三。终幸遇名师而得无遗恙,然性情已剧变。有旧识长者见而怪之曰:“此温雅如处子者,竟昔日之顽童欤?”

生十年,煤竭矿废,举家东迁于魏都故地、许昌新府。家用日蹙,而学资日长,乃得近十年清贫之惠,受益于今。直觉天下事,有不为者,无不可为者!

升初中时,竟以学区分;升高中时,更强制以留校,终未能进所谓重点之院校。然其制皆行一年而已矣。此天意乎?使从未觉泛舟学海之苦,更不知攀登书山之累。塞翁失马,此其福欤?
进大学时,初取以中医学院之专科,师友亲朋均以为佳,然终觉以两三年之瞬息,安得窥中医之门径,徒增一谋财害命者矣。故复读一年,乃取于郑州大学首届人文学科实验班。一图其费少,二贪其学多。

倏忽四载,顿悟者四:

一悟钱公墨存先生借方鸿渐口言“留洋如出天花”云云,喻上大学亦然;

二悟大学者之学均非出其所务之业,盖不倚之谋生,方能有真正“独立之人格,自由之精神”;

三悟幼即熟诵之弗兰西斯·培根名言“知识即力量”者,乃断章取义耳。唯强势之知方有力焉,弱势之知,曾不若附翼之卵,自护之乏力,何有于人哉?

四悟生命之意义者,乃在生命本身耳。舍之而求诸天、地、宗教、主义类者,非特得筌而忘鱼,实乃缘木而求鱼者也。

缘此四悟,故不复以考研为念,亦不求谋所长之务,意欲他图。

时世纪英合公司副总经理张某亲至郑大院中,善言之曰求贤,恶言之曰觅廉价劳力。座谈一晌,觉其颇有思想见地,非是所遇官僚与爆发户之类可比。其时有谚曰:“大企业者,视其福利;中企业者,观其行情;小企业者,察其老板”。是以虽无福利之可言,又值网络业行情一落千丈之危机,仍立下决断而无疑。

回首前尘,时近二载。人来人去,几番感慨。作此小传,以告将来。


浏览数:星期日, 11月 2nd, 2003 未分类

2条评论 to 同窗旧友喜相逢

  1. amazingly cool guy!

  2. sunbo on 11月 3rd, 2003
  3. 秦子的照片用了java applet,直接copy没用的。不如给个链接。

  4. GoodKnight on 11月 3rd, 2003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