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末杂记

从上海回来,在思想碰撞的火花和派对热烈气氛中拖回的是一个疲惫的身躯——几天来连续的睡眠不足和冷空气的交互作用下扁桃体已经蠢蠢欲动要发作了,从Boonna回去的当晚我遍街寻找的是药店有无卖VC银翘片的,每次去上海都觉得是匆匆忙忙这次更甚,以至于上火车倒在卧铺上就和衣睡着了。

回到郑州又有诸多事情待办——本来上周就可以把blogbus的服务器放到电信的新机柜因为去沪而又推延,所以周一先忙这个了,接着是回公司布置下面的工作...回家的第一个晚上竟也是和衣倒头就睡,夜里2点钟醒来才把衣服脱了继续睡——这一觉竟然睡了10个钟头,对于我来说是久已不可奢望的了。

本来想好好码出些字来,写写此次去上海的收获和年终博客派对的感受,但是竟已是无力,只好推荐大家移步去小小风也那里,从年终博客派对……每时每刻博客年终派对——冬天的十四个瞬间里面大家可以找到N多线索一窥全豹的,我就不赘述了。

今天早上到公司看到梅艳芳去世的消息心情不由忽然低落很多,倒不是因为她的死去,而是感想到最近诸事繁杂,自己想理顺轻重——而人生无常、吾生有限,怎么去做真正积极而有意义之事面临一些选择的时候,可能更多思考的是生命的价值。

去看慕容雪村的葫芦里终于又有药卖了,看完了却又陷入宿命的思考。慕容说自己是“一枚微不足道臭虫”,可是这枚臭虫还是有骨有肉有思想极其有趣的——至少我很喜欢看这枚臭虫的臭屁连篇。可是看完之后更觉得他一如写《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中一样,把一切最终归结为虚妄...既然都是虚妄,在终结之前我们应该做什么才是真正有价值的呢?是个体的鲜活体验还是让自己置身洪流中不断搏击?二者的选择是不一样的——去西藏开酒吧的小弟在其他人眼里或许很随便洒脱,但是我更明白他的辛苦和不易,谁说想过自己想要的生活是可以垂手可得?哪怕是放弃所谓“正常的、有保障”的生活?

在晚上的时候有人跟我说心态问题——我不禁哑然失笑,谁也没有自己明白自己的心态是什么样子的了,在这一天的轮回往复当中。


浏览数:星期二, 12月 30th, 2003 未分类

6条评论 to 岁末杂记

  1. Happy New Year.

  2. SUNSET HOUSE on 12月 31st, 2003
  3. 你的热情让我由衷的佩服,可作为医生还要提醒你身体要紧。

  4. 透明珠珠 on 12月 31st, 2003
  5. 祝横戈新年快乐,谢谢blogbus的空间。03年是我痛苦的一年,写blog却是我年终几件快乐的事之一

  6. machen on 12月 31st, 2003
  7. 做自己想做的事吧,心态都是人为的。

  8. stonesee on 12月 31st, 2003
  9. 芳老大就这样走了 生死有命啊

  10. topku on 12月 31st, 2003
  11. 是啊, 很多的事情现在这个阶段很难预测, 大家都努力, 但求无悔吧.

  12. 六翼 on 12月 31st, 2003

发表评论